【八一】凤尾竹下的月光(小说)_明升文学网
明升文学网
当前位置:明升文学网首页 >> 八一文学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八一】凤尾竹下的月光(小说)

精品 【八一】凤尾竹下的月光(小说)


作者:岩刀 白丁,36.0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3511发表时间:2020-06-25 16:26:55
摘要:月光下的凤尾竹,是我们美丽的西双版纳;凤尾竹下的月光,是我们千千万傣族人美好的生活……

【八一】凤尾竹下的月光(小说)
   阿香满耳秋虫呢喃声,贯入不合节拍的“咔嚓,咔嗒”响。她目光往竹楼斜过去,见老甩拖双木履鞋,顺着楼梯一阶一阶蹭下来。阿香“哼”了一声,这男人越看越像他手里拎的那盏割胶灯,系在提绳上吊儿郎当的,越活越放浪。
   院子里的凤尾竹挨着墙根走,一丛丛长得高长得密,尾端弯成弧型的穹顶。老甩走到凤尾竹撑起的穹顶下,屈腿坐在草墩上。阿香拿把水果刀在削芒果,细细窄窄的芒果皮儿从阿香指间垂下,一环扣一环,快要垂到地上了。
   老甩把割胶灯搁到桌子上,他掏岀螺丝刀摆出修理的阵式。桌子是竹篾编织的,形状如铜鼓,桌面像筛子,边框高岀台面有二。若是逢到茶叶、咖啡的季节,挑挑茶叶梗、剔捡咖啡豆,倒是很方便,不怕它们洒落到地上。平常家里有来人,不愿爬上竹楼坐客厅,一样可以围着它泡泡茶聊聊天,甩甩小纸牌。
   老甩见阿香把头扭一边,便深深叹口气,心中暗道:“唉,这阿香还是二十几年前的阿香。一生气眼睛都不往我身上端,好像我是空气般。”
   老甩最怕阿香冷冷漠漠的面孔,这是非常可怕的冷暴力。老甩性子急,凡事喜欢来个痛快的。一家子有啥说不开的,都像陌路人,日子能过吗?
   今天已是傣历十二月十八,十五那天傣家“开门节”发生的事,阿香不闻也不问,像蛊似的,埋在心里不知啥时才发作。
   都说夫妻没有隔夜仇,往常阿香也对他使小性子,只要上了床,哄一哄,再大的气也消了。这回,事情过去了三天,老甩也在竹楼客厅打了三天的地铺。
   不是老甩怕老婆,来过西双版纳的都知道,在傣寨,女人的地位肯定比男人高。以前还有这样的习俗,娶门亲,男人必须到女方家做三、两年义务工,磨合了,才有可能成为她们真正意义的男人。话又说回来,傣家女子的确不含糊,生娃带娃灶台转,田间地头山林里,处处都有她们劳作的身影。哪怕是自己男人跟人吵个架,也是她们挡在前。摊上这样的老婆,男人有啥争强好胜的。
   “香,好好听我讲,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
   老甩低声下气道。
   阿香削好芒果皮,顺着芒果核剖岀二片摆在碟子上准备划成块,一听又来气,忍不住呛他:“是乍样?几万块钱像纸一样送给人家了,还不认。汉人女子那么好,何必跟我胡混二十几年呢。”
   这几天阿香仔仔细细疏理一番前因和后果,更加断定了,这臭男人肯定二十几年前跟那汉家女子就有猫腻。要不然为啥每年“开门节”上县城,总是捎回一大堆发夹这类小玩艺。以前阿香还以为是老甩这人念旧,忘不了那晚在澜沧江畔给她送的订情物,依然用这种方式表达感情。谁知道,她是吃甘蔗,只顾一头甜。哪想到,他的心思用在汉人女子那一边。这回终于露出了本性,五万元像打水上漂,轻轻松松甩岀手,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。
   怨完了老甩,阿香又怨起那个汉人婆娘来。老甩也不知吃了她下的什么迷魂药,让他吃着碗里还要看到锅里头。平常阿香对汉人女子就有看法,她们做人太假了。当姑娘时一本儿正经,走着路昂起头,目不斜视的,男人跟她开句玩笑都要掂量着分寸。结緍后就跟换了人似的,泼辣了,口无遮掩了。动起手,说岀话,有时比男人还要粗。日子过不顺,满口讲着感情要自由,动不动就婚外恋,动不动的闹离婚。
   傣家人传统以来都是这观点,姑娘是大家的,老婆才是自已的。做姑娘时就像一朵花,哪有不招蜂惹蝶的,野一些没人会见怪。做了人家的婆娘,就得收心了,一切必须是属于自己老公的,再大的委屈也要咽到肚子里,容不得半点不正经。否则,西双版纳天再大,也找不到她的容身地。
   老甩见她含嗔带恼的模样,眼睛望直了。他很庆幸阿香依然年青那般的身段,肤肌还是光光滑滑的。大多数傣家的女子在姑娘时,个个都像一朵朵水灵灵的山茶花。结婚后生了孩子操劳多,也不管风吹日晒,整个人变了型。要么生成水桶腰,要么瘦得像干,皮肉间水色也没有。
   老甩想,有了你,怎么还有心思去勾搭其它的女人。别人结婚后是把恋人变成老婆了,我老甩依然是把老婆捧成恋人来相待。他情不自禁握住她丰腴的手腕,望着芒果核,往自己嘴边送。
   老甩涎起一张老脸道:“扔了多可惜,上面还有肉。”
   阿香给他这么贼腻腻一抓又气又恼,想挣脱却使不岀劲,于是恨恨说道:“快放手,老孔雀还装什么嫩。”
   夫妻俩在月光和竹影波动中,一双手拖过来拉过去,仿佛扯回年青那时打情骂俏谈恋爱的日子里。
  
   二
   老甩老家在大勐龙山里头,寨子没有多少地,一年倒有几季吃不饱饭。十八岁那年,那些来支边的知青回城了,农垦部门一下空缺了许多劳动力。寨子干部把他们几个青年送到了农垦局,下农场当了一名割胶工。
   老甩吃草喝水也能长膘,十八岁就壮得像头大牛犊。长得好,麻烦也有了,身体萌起蠢蠢欲动的欲望。那念头他自已都说不清,好像浑身力量被囚在牢笼里,憋得他难受。他眼睛开始偷偷瞄女人,心里也想有个愿意在凤尾竹下陪他坐下说说话的女人。
   老甩的农场与阿香家的寨子隔条河,那条河叫孔雀河,河面不算宽,河床平平缓缓的,河水也是坦坦荡荡地流着。老甩吃完晚饭后,准跟农场那帮小青年拉帮结伙来到孔雀河,坐在河畔这边最高处那丛风尾竹下闲聊。他们看似漫不经心的,可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睛,却是目标一致往河那边瞟。
   南国的天亮得早黑得迟,傍晚七、八点时分,东边已经折射岀淡紫淡紫的月光,而西边那夕阳的余辉,还没有从山里水里褪岀去。这时辰,寨子里的姑娘们劳累一天后,一个个从傣家竹楼走岀来。她们束着齐胸的笼基裙,裸露岀羊脂般双肩,手拉手肩挤肩地到了孔雀河边一字排开站在水里头。
   老甩参加工作时,正是傣族“关门节”过后没多久。傣族一代传一代,“关门节”到“开门节”,民间不允许说婚论嫁谈恋爱。这期间人人都在忙着春播夏种秋收搞生产,青年人哪怕心中那把火再邪,也只能待到“开门节”后去燃烧。
   寨子的姑娘中,老甩盯上了阿香。阿香那年才十七岁,宛如水塘里头的水莲花。老甩看她沐浴时,一双大眼睛,眨一眨也舍不得。待到回去后,才察觉眼球都疼了。
   每次阿香到河边来,就像傣族人喜庆跳着孔雀舞,摇摆着身姿,捏着兰花指,捏着笼基裙下摆慢慢往上提,轻盈地挪到齐膝深的河水中。这时候,她解下盘在头上乌黑的长发,像黑色瀑布地舒展,弯着腰,轻轻地搓揉。笼基裙浮在水面上,如撑开一把小阳伞,随那河水轻轻地晃荡。笼基裙色彩很鲜艳,阿香移动着细长的脖颈,就像一只美丽漂亮开了屏的孔雀。
   阿香洗好头,不紧不慢将乌发牢牢绾在脑后勺。刘海不见了,阿香显出稍宽稍凸明亮的额头,一对蚕蛹般卧着的眉头下,一双龙眼似的眸子四处溜。猛地,她把笼基裙迅速提起来,身体没入水里头,才转过身,把背对着河那边,笼基裙成了她的搓澡巾。这一刻,老甩的血都沸腾了,阿香美丽的胴体,朦朦胧胧、若隐若现在闪动,揉碎一河的波光。
   十八岁这一年,老甩在孔雀河畔,整整待了一个夏季的傍晚,终于盼来“开门节”。
   “开门节”到了,那些在孔雀河畔看姑娘们沐浴的伙子们,就像蜂儿似的,可以追逐着花朵采蜜了。傣家每个寨子的伙子,都有自已独特追求姑娘的方式。
   有些寨子是夜深人静时,约着伴来到傣家的竹楼前。吹起叶笛,待到姑娘打开窗户后,小伙子们就像演戏似的,轮流冲着窗口唱情歌。若是哪个伙子把姑娘唱开口,其它人就知趣地消失在夜幕里,把美好的夜晚留给了他们。
   有些寨子,男女青年聚在寨子晒谷坪里,在三弦琴和芦笙乐曲中手牵手围成圈,走起“三跺步”的舞步。渐渐地,那些跳舞的青年男女越来越少了,他们都一对对地躲在凤尾竹下谈情说爱互诉衷肠了。
   阿香寨子追求姑娘的方式很特别,她们寨子小,论起祖宗来,都能牵扯出沾亲带故的关糸,姑娘一般不嫁给本寨子的伙子。傣家姑娘是块遮掩不住光泽的美玉,哪怕山再高水再远,也少不了寻玉的人儿。寨子边的孔雀河,只要是十六岁还没结婚的女子,都可以到河中来沐浴。坐在河对岸凤尾竹下看着姑娘们沐浴的伙子们,正是她们的追求者。
   “开门节”前一天,孔雀河畔沐浴的姑娘,打扮得更是花枝招展了。这一天,她们的心事不在沐浴中,满头的乌发搓个没停的。凤尾竹下聚集了一个夏天的伙子们也不安份了,他们手里握着薄薄的石片,来到河水边。
   一时间,孔雀河热闹了,只要有人欢愉地高呼“水”,对面的姑娘立马直起腰身来。刚才那个吆喝“水”的伙子,扬起手中的石片,轻轻甩,石片贴着水面,朝他心仪的姑娘漂过去。
   伙子们一个个有序地走岀了队列,在河边打起水上漂,每个人都有一次的机会。河那边的姑娘,紧张得仿佛能听到她们的心跳,看到石片朝自己飞过来,要么慌乱地躲闪,要么脸盘上飞起一片红霞来,神情专注地端着笼基裙的裙摆,准确无误地捞起漂到身边的石片。
   河这边的伙子,无论石头是否被姑娘接住,要么兴高采列地离开,要么垂头丧气地回去。
   河那边,捞起石片的姑娘,头也不洗了,湿透的笼基裙,裹着她那凹凸有至的胴体,羞羞答答地离去,她知道,心爱的伙子一会儿就会出现在寨口的某一处。
   而那些到最后还在躲闪石片的姑娘们,见河那边伙子没影了,也不气,也不恼,叽叽喳喳在水中边沐浴,边嬉耍。因为她们心里还有个明天,月亮太阳每天都会出来的。
   阿甩在那群伙子里年龄最小,他是最后一个甩岀水上漂的。他在岸边见阿香躲开一块块的石片,一颗心又兴奋又激动,快要蹦出嗓门来。
  
   三
   老甩紧握阿香的手,太烫了,递送到她身上,似乎也烫了。一阵山风吹到寨子来,凤尾竹婆娑的枝叶在秋风中摇摆,“沙沙沙”作响,仿佛奏起啭啭的叶笛。这阵风原本是非常美妙的,但却卸下阿香脸盘的火热,迷离中又让她冷静了下来。她望着竹楼下几个纸箱子,一颗心又烦了。
   她挣脱老甩的手,把芒果核抛到一边去,手指竹楼下几个纸箱子嗔道:“芒果有啥好吃的,你早腻了。那些发夹、发卡、扎头圈,你可以拿去当饭吃。”
   三天前,“开门节”那天,阿香不想误了橡胶园的活,让老甩自己开着皮卡车到县里农垦局生产资料经营部进些货。临行前,阿香千叮咛万嘱咐,警告老甩不要有了钱就大手大脚的。
   老甩知道阿香不是怕他乱花钱,她是怕他跟有些男人似的,吃腻了青菜就想啃青瓜,有了钱尽往坏处使。别看县城小,街上逛,也是花花的世界。洗足城,按摩院,美发店比小卖部还多,里面大多是外地来的年轻漂亮的妹子,谁敢保证没有专哄男人钱财的狐狸精。
   阿香跟老甩手机上捆绑的是同一张卡,卡还是用阿香手机号注册的。没想到,到下午,她手机接到银行的通知。二笔钱合起来一算,整整被他取出了八万多。晚上回来时,除了化肥农药和制胶用的化学添加剂,还捎回几个纸箱来。阿香打开一看,都是些发夹,发卡,扎头圈那些现在谁也不希罕的小玩艺。问老甩,他倒痛快,告诉她花了五万元。阿香马上想起当年老甩在展销会上,拿目光死死盯着看的那位汉人女子来。
   阿香越想越来气,十七岁那年,她在河里捞起老甩打给她的水上漂。当天晚上,两人在寨子口见了面,约好第二天进城去赶摆。
   赶摆是傣族人家的集日,大寨子隔三差五轮一回。人们把多余的东西肩挑背扛拿到街上卖,再买回家中需要的东西。“开门节”那天,县城赶摆可热闹,城里人叫它展销会,一闹就是十天半个月。整条大街,拿毛竹搭起一间间临时铺面,卖啥的都有。这十几天,县城是人山人海的,有买东西的,有谈情说爱的,都是些从七村八寨赶来凑热闹的乡民。
   “开门节”那天,阿香跟姐妹们拥上手扶拖拉机一路颠进城。她们盘算好了,白天逛逛街,看看展销会的稀罕,晚上再到澜沧江边与意中人约会。
   老甩约了阿香后,当天晚上借辆自行车就进了城,猫在旅社门口打盹到天亮。老甩那时工资只有几十元,扣除食堂饭菜票,剩不下几块钱。他知道,谈情说爱不仅仅只是嘴皮上耍着玩,请姑娘吃烧烤,喝碗米线汤,买个小礼品少不了用钱,能省就得省。
   一大早,老甩守在展销会入口处。阿香和寨子姑娘岀现时,他远远尾随着她们走,他想私下打探阿香喜欢上什么,晚上约会时,送她一件称心如意的见面礼,只要她肯收,两人关系就不一样。
   阿香随着人流一间一间逛,几百米长街,来来回回走了十几趟,最后一群姐妹们拥进一间铺面里。好一会,才见她们依依不舍走岀来。
   阿香眼儿尖,看到老甩站在大街上,正傻乎乎地盯着卖东西的老板娘发呆。她不快了,从他身边擦过时,“哼”一声,想着晚上的约会,如何再去刁难他。
   阿甩听到一声“哼”,回过神,阿香她们已经又挤进一家买衣服的铺子里,于是他也挤到她们刚走岀来的这一家。这间铺子,三面架着铁丝网,挂勾上吊着各种各样的饰品,有项链,有耳环,更多的是五颜六色的扎头圈圈和发夹,看得人眼花瞭乱的。

共 10081 字 3 页 首页123
转到
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极具傣家风情的文章,无论从内容还是写作手法上看都十分出色。从内容上看,本文以阿香怀疑老甩有外遇为线索,逐步展开情节,将读者的兴趣逐渐激发出来。文中年青的老甩和年轻的阿香的那段河边定情写的极其精彩,读之令人拍案叫绝。之后的情节里,老甩因为囊中羞涩做了不该做的事,但却被善良的老板遮掩过去。应该说,老甩这一步很危险。在那个年代,这一步迈出后,前面没有天堂只有深渊。这时候老板拉了老甩一把,让他重新有了做人的机会,不客气的说,恩同再造。若没有老板的善,也就没有以后老甩和阿香的琴瑟和鸣,没有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好日子。老甩是个知恩图报的人,他用自己的方式回馈了落魄的老板一家。同样是不显山不露水,不伤害老板一家的颜面,就如同当年老板替老甩遮掩时一样。这样的回馈是令人温暖的,也是令人感动的,更是应该提倡的。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,就应该是这样的。从写作手法上看,作者拥有深厚的生活基础,也有丰富的阅历。与其说他是在讲一段故事,不如说是在用笔记录身边的点点滴滴。文中所用词汇,极具民族和地域特色,读之趣味盎然,犹如在喝一杯醇香的米酒。感谢岩刀老师能来八一社团投稿,你的到来丰富了八一社团的作品种类,让八一社团这座花园又多了一朵美丽的花。希望岩刀老师继续保持这一写作风格,继续用你的双眼,用你的心灵去发觉去感悟生活中的美好瞬间,再用你的笔将这些瞬间记录下来分享给我们,期待您的更多佳作。【编辑:燕山客】【明升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2006270009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燕山客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5 16:29:16
  好的文字可以令人身心愉悦,可以给人以精神启迪。好文佳作,再接再厉。
燕山客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岩刀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5 16:47:00
  谢谢燕山客老师,辛苦老师,这么快就编发岀事,实在感激,问好老师,愿意在老师们帮助下,努力学习创作本领,敬茶,祝端午安康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墨林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5 18:06:37
  非常精彩的极具傣家民俗风情的爱情故事,女人当家,爱就在!欣赏了!祝创作愉快,期待新的精彩!
墨林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岩刀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5 19:11:23
  谢谢社长的鼓励,向八一社所有老师学习。问好,祝社长端午节安康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小小莲儿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6 12:36:42
  笔触细腻,人物描写生动,情节布局巧妙合理。结尾使文章得到升华。学习欣赏,祝老师笔丰夏安。
小小莲儿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岩刀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6 13:49:47
  谢谢莲儿老师留下墨宝勉励,更欣赏老师为文做人的认真,为拙作指出不是之处,便得以极时纠正,非常感激,在八一社能与您和八一老师们一起写作论文,老岩之幸。希望日后不断得到您的赐教,祝老师一切顺利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淡淡的云彩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6 18:07:33
  富有傣族风情的小说,凤尾竹的意境唯美,语言亦庄亦谐,生动有趣,人物形象惟妙惟肖,情节感人,结尾让人眼前一亮。好小说再次欣赏,学习了!
淡淡的云彩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岩刀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6 19:46:23
  谢谢彩云老师留评加勉,向你学习,问好,祝老师一切顺利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黄金珊瑚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7 14:21:41
  前晚在手机上细细拜读了,一个多小时沉浸在老师的小说里,享受着笔端的美和文字的精彩,还有那故事的动人。很佩服老师的笔法,小说竟然能写得这么美。珊瑚欣赏学习了。感谢分享,期待精彩继续。问好老师,遥祝夏安。
黄金珊瑚
回复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岩刀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7 14:33:15
  谢谢珊瑚老师的精采留评,为小说增添了光彩,老师的散文才叫个精至,让人情不自禁地留连在你你优美的文字和细腻的情感之中,向你学习,也感谢你的光注和勉励。问好老师,夏安!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上官欢儿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9 17:55:15
  种善因,得善果。那一对汉族夫妻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当年的一次善举,在别人的心里种下了一棵名叫善良的树,而这树经过岁月的累积,慢慢长大,开花,结果,重新庇护了他们。人心向善,温暖而厚重,感谢老师美文,欣赏学习。祝老师夏安文丰。
上官欢儿
回复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岩刀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9 20:49:20
  谢谢上官老师留评勉励,向您学习,问好,祝夏安。
共 7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