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山河】我的第一次耐力训练(散文)_明升文学网
明升文学网
当前位置:明升文学网首页 >> 山河如画 >> 短篇 >> 明升散文 >> 【山河】我的第一次耐力训练(散文)

精品 【山河】我的第一次耐力训练(散文)


作者:夕照峰影 布衣,139.0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187发表时间:2020-07-26 13:16:23
摘要:刚出校门,当上了海军防化兵,第一次参加高温耐力训练,领教了从未经过的苦和累,在班长的帮助下,熬过来了。


   小时侯,看《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》纪录片,印象最深的三个镜头:闪光过后,天空中慢慢升起的蘑菇云;欢呼的战士甩掉帽子摔个仰巴叉;再就是穿着“水鬼”衣的防化兵训练归来,从防护靴里倒出的汗水。不曾想高中毕业后,我参军来到了东海舰队防化连,成了一名报话兵,当年就经历了电影中的一个场景。
   那是七月中旬的某天中午十二时,连长集合队伍,指导员作简短动员:“耐力训练是防化兵的体能基本功训练。人们常说,冬练四九,夏练三伏……”再后面说的什么我就不知道了。我脑子里想的是无垠大漠中袅袅升起的磨菇云。“大漠孤烟直”,嗯,不错,好玩。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,甚至有些许浪漫的情愫。
   穿好防护服,戴好防毒面具,我们整装出发。我们报话班里的战友分到各排,负责通信联络。我是新兵,留在了班长身边。背着草绿色的硅二瓦电台,头上的梅花竹叶型天线一晃一晃的。我在新战友们羡慕的目光中昂首挺胸,大步流星,紧随班长其后。
   盛夏三伏,骄阳似火。树梢垂首,蛇蛰鸟歇,行人绝迹,唯剩蝉鸣阵阵,像似在和这毒日头较劲。天上没有一丝云彩,地上没有一丝风花。从防护服刚穿上身开始,身上便感觉有许多小虫子,在从上往下不停地蠕动着。我们才走了几公里,防护靴里已听见“噗嗤噗嗤”的水声。防毒面具象磁铁一样紧吸着脑袋,因有活性碳过滤阻隔,每吸一口气都得费很大的劲。防护服贴在身上滚烫滚烫,要不是饱和的水分,恐怕能把皮粘下来。
   队伍像一条绿色的长蛇,逶迤前进。到了一座大山前,抬头看走在最前面的连长,一点没有停下来歇口气的意思,我心里直发怵。什么纪录片,什么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。这该死的毒日头,一点也不浪漫。挂在头顶上动也不动,圆倒是圆,可它就是不朝下落。我现在只想摘掉面具,把头埋进山涧喝个够,最好再用清凉的山泉冲个痛快。水壶在背上,只能用手摸摸。要喝它,必须要脱掉面具。这脱面具必须等休息,或要有上级命令,不是随意想脱就能脱的。
   “各排注意,保持距离”。蓦地,耳机里传来连长简洁严肃的命令,将我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现实中。
   看山跑死马。看山不知登山苦。我说,三伏天防化兵全副武装登山训练最苦。现在,防护靴里“噗嗤”声已变成了“咕噜”声,说明汗水已浸脚面。此时,整个队伍中,上面是“呼哧呼哧”喘气声,脚下是“咕噜咕噜”脚步声。腿像灌满了铅,每挪一步都得咬一下牙。心口像被弹簧网牢牢地箍着,就像站在齐鼻深的热水里。口鼻像堵着一团棉絮,每次,就是用十分力道吸气,也充不足胸腔中的肺泡。因此,只能一口连着一口,方能维持最低氧气保有量。胃子里似饿非饿,似醉非醉,一阵一阵的痉挛,想吐又吐不出来。身体里的水份已经被汗水带走了,口干舌苦,咽口唾液湿湿喉咙都难做到。脑袋要不是被面具罩着,恐怕早膨涨成芭斗了。曾经令我神气,助我威风的报话机,此时像个铁砣子,直向下坠,压得我腰弓得像个大虾。高翘的天线随着主人的弯腰而耷拉着。能扶上一把山径边的小树,或倚着它,觉得是一种奢侈的享受。或者折一根树枝作拐杖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正好此时,我看身边一起入伍的老乡,在费劲地掰枝杈,真是英雄所见略同,想一块了。我也赶紧物色到一根顺手的,准备动手。
   “各排注意,不得损坏群众的林木,注意保持单兵距离。”耳机里又传来连长的声音。这个家伙,在欢迎新兵的晚会上,又唱又跳又扮鬼脸,像个傻大个,夜里查铺时,悄无声息慈眉善目像个憨厚的兄长,篮球场上,接球到手,三步篮上篮像股急旋风。可现在像似搭错了的神经,一点人情味没有。我心里恨恨的,拉着树枝的手无耐地松开。正当我摇摇晃晃,手无着落时,班长将我扶住。透过雾气蒙蒙的面罩,他的目光像是询问,像是鼓励。我心里一激凌,大张着嘴,“呼哧呼哧”猛吸两口气,硬撑着继续攀登。又坚持走了一段,此时,感觉头晕乎乎的,眼晴花花的,眼睛被汗水腌得又痒又疼,也没法用手去揩,只能不停地使劲一眨一眨的,在紧闭眼的一瞬间,摇一摇头,好让汗水甩出眼角。脚步已趔趔趄趄。这时,班长用他水壶的水在我头上淋了一下,我头脑一下清爽了许多。怪不得的,早上我们向水壶里灌水时,他给我们班每人一撮野薄荷叶子,叫放水壶里。我准备再放点糖,他却在我们水壶里放了几粒从炊事班弄来的盐。现在这薄荷水淋在头上,果然凉爽许多。我想,这哪是水,分明是观音菩萨手上净瓶里的甘露。杨柳枝轻拂,在遍洒甘霖,普渡众生呢。奇怪,大热天毒日头,咋想起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了。对,眼前发大慈悲的是班长,不是观音菩萨。这活菩萨到底是老兵,经验多,有两把刷子,关键时刻顶用。我朝班长笑笑,表示感谢。班长朝我做了个握拳竖大拇指动作。我心里一热,朝他点了点头。
   接下来,我依样画葫芦,过几分钟,用水壶朝头顶洒些水。这法子还真管用,我轻松了许多,脚步也稳实了许多。可是,我这军用水壶终究不是观音菩萨的宝瓶,容量有限。这样走走洒洒,还未到山顶,就全都“潇洒”了。摇摇水壶,已经空空如也底朝天了。唉,我咋就不会悠着点,这后半程日子咋过。
   是班长的鼓励帮助,是我的忍耐坚持,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,我终于登上了曾经望而生畏的山顶。此时,连长下达了休息命令。在山头一片林荫下,我和战友们一起,摘掉了面具,大张着嘴,尽情地呼吸着原本平常而不在意的空气。
   啊,自由自在的呼吸,真好。
   啊,这时有一碗凉薄荷水喝,真好。
   我举着空水壶,一只眼瞄着,在朝水壶里望,好像能望出甘泉来。心里不服气,这咋就这么不经洒呢。此时班长接过我的水壶,匀了一半给我。我半推半就,假假地客气了几句。
   啊,这活菩萨真好!喝着清凉的薄荷水,一股甘甜溜溜下去,一股感激之情冉冉上升。
   听班长说,班长又听他的班长说,当年大比武,连长那年还是班长,他开着偏三轮摩托车过独木桥,那可是响当当的技术。还听班长说,前二年夏天搞耐力训练,连里好多战友走着走着晕倒了,送到医院急诊。扒了防护服,一般都是新兵中规中矩,穿背心,裤衩,老兵是只穿裤衩。而八班长则纯大光腚,一丝不挂。护士给他脱掉防护服,赤条条一览无余。当时他啥也不知道无所谓,回连后被战友们当大笑话:你吆你吆,丢人现眼丢到“土八路”那去了。谁没有,就你那“家伙”逞能,显摆啥。听到这,他自已也脸红了。后来每走到门诊部前,都扭着头朝别处望,老大的不好意。听到这些,我庆幸,我可背心裤衩全的,万一那个歪了的话,也不至于像八班长那样。
   “百里行军,九十九为半”。连长冲着大家,又像似冲着我说。
   “站一边去,爷们这上山都不在话下,还在乎这下山么?”我手里晃着班长给我的半壶水,心里暗暗说。
 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新兵耐力训练偶尔想起,就会浮现一些别样的情愫。每次都能激励我,藐视眼前的困难,跨过人生的一道道坎坷。现在再想起来,纯属一种经历了。
  
  

共 2687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《我的第一次耐力训练》描写的是夕照峰影老师当新兵时的第一次耐力训练过程。这篇叙事散文从小时侯,看《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》纪录片铺开笔墨,对天空中慢慢升起的蘑菇云;欢呼的战士甩掉帽子摔个仰巴叉;再就是穿着“水鬼”衣的防化兵训练归来,从防护靴里倒出汗水三个镜头印象深刻。后来,“我”参军来到了东海舰队防化连,成了一名报话兵,当年就经历了电影中的一个场景。那是七月中旬的某天中午十二时,连长集合队伍,指导员作耐力训练动员,接着就穿好防护服,戴好防毒面具,“我们”整装出发。“我”背着电台,头上梅花叶天线一晃一晃。盛夏三伏,骄阳似火,感觉防护服里边像有许多小虫子,在从上往下不停地蠕动着,防护靴里已听见“噗嗤噗嗤”的水声。防毒面具象磁铁一样紧吸着脑袋,因有活性碳过滤阻隔,每吸一口气都得费很大的劲。防护服贴在身上滚烫滚烫,要不是饱和的水分,恐怕能把皮粘下来。防护靴里“噗嗤”声已变成了“咕噜”声,说明汗水已浸脚面。此时,整个队伍中,上面是“呼哧呼哧”喘气声,脚下是“咕噜咕噜”脚步声。腿像灌满了铅,每挪一步都得咬一下牙。报话机像个铁坨子,直往下坠。感觉头晕乎乎的,眼睛被汗水腌得又痒又疼。这时,班长用他水壶的水在“我”头上淋了一下,“我”头脑一下清爽了许多。“我”觉得班长就像男观音菩萨,对他充满了感激。“我”过几分钟,就用水壶给头顶洒水,还未到山顶,水壶已经空空如也。班长又把他的水匀给“我”一半,听班长讲过去连长还是班长的光辉成绩。休息好了,连长鼓动大家,百里行军,九十九为半。“我”心里暗说,上山都不怕,还怕下山。语言凝练,条理清晰,描写生动,富有代入感。力荐赏读!【编辑:极冰】【明升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2007270006】  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07-26 13:17:03
  感谢夕照峰影老师赐稿山河如画!o(* ̄︶ ̄*)o
极冰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07-26 13:21:21
  描写的新兵耐力训练,真是耐力训练,光大日头底下穿防化服行军,就让人受不了。还要防毒面具,防护靴。
  
   “就像站在齐鼻深的热水里。口鼻像堵着一团棉絮,每次,就是用十分力道吸气,也充不足胸腔中的肺泡。因此,只能一口连着一口,方能维持最低氧气保有量。胃子里似饿非饿,似醉非醉,一阵一阵的痉挛,想吐又吐不出来。”
  
   “防护靴里“噗嗤”声已变成了“咕噜”声,说明汗水已浸脚面。此时,整个队伍中,上面是“呼哧呼哧”喘气声,脚下是“咕噜咕噜”脚步声。”
  
   这些段落的描写,太让人不堪忍受了。写得好!o(* ̄︶ ̄*)o
极冰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07-26 13:22:31
  “防护靴里“噗嗤”声已变成了“咕噜”声,说明汗水已浸脚面。此时,整个队伍中,上面是“呼哧呼哧”喘气声,脚下是“咕噜咕噜”脚步声。”
   如同救命一样的班长,有经验。o(* ̄︶ ̄*)o
极冰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20-07-26 13:24:07
  这样的经历,真是难忘。当时有多痛苦,就有多记忆深刻。确实可以激励人藐视眼前的困难,跨过人生的一道道坎坷。o(* ̄︶ ̄*)o
极冰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夕照峰影        2020-07-26 14:44:26
  感谢极冰老师的编辑与精采点评!恭祝夏泰!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静夜霜        2020-07-31 22:28:32
  当兵原来是那么的苦。没经历过这些事,是肯定写不出这样真实的文字的。正因为我们的子弟兵为我们流汗甚至流血,才为我们换来了和平安宁的太平生活。向所有军人致敬。拜读大作,问好作者。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啸风        2020-08-02 10:55:47
  再次祝贺荣膺精品之榜
是云,总要飘走的,因为风。
共 7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