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升文学网

明升文学网

明升文学网

地址:安徽省芜湖市弋江区九华南路381号

电话:0553-2879126

明升文学网网站地图

明升文学网 > 神豪正在恋爱中 > 第214章 沈高的亲密关系于今天构成
    “阿云和沈琼霄恋爱谈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刁军周天两人正在刘锡明五百平“小”别墅的家里,喝酒闲聊。

    “看着挺好的,比以往的几任都强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反正以旁观者的角度看,两人各方面都挺合适,相处的也挺融洽。”

    周天笑道:“本来我和老刁打算赌她们半年之内会分手的,但逐渐观察了一段时间没敢开盘,怕亏了!”

    刘锡明没事就在微信上和他们聊天,知道设赌盘的事,闻言哈哈笑,随后又有点不敢信:“那阿云这是找到真爱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刁军喝口啤酒,用筷子夹了点小菜,边咀嚼边分析道:“但你看嘛,沈琼霄从颜值、气质、才华学历、家庭条件等等都是一等一的。阿云如果把这个名气光环摘掉,各方面其实是不如沈琼霄的。而且问题的关键是,两个人相处模式真的很自在,从不腻腻乎乎,沈老师性格也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好法?”刘锡明随口一问,也是没事扯八卦。

    周天接话道:“大气随和,没有普通女生的那股作劲儿。”

    刁军思索道:“自信,从容,独立并有清晰的自我意识。”

    “这顿夸给我都整好奇了,等高考完和阿云聚会的时候能见到吧?我还没见过真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~”

    刁军看了眼电话来电人,笑道:“说曹操曹操到。”接起电话听到高云那第一句话,属实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要让天空如墨,也如焰火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刁军听了一会儿,脸上浮起笑容,并逐渐诡异:“行,好,现在就去。”挂掉电话,对刘锡明说道:“你也不用等高考完了,一会你就能见到,走吧哥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去?”周天诧异,满是油光的嘴里还塞着鸡腿呢。

    “大聪明,给高多鱼买焰火去!”

    刘锡明惊讶道:“烟花?卧槽!他什么时候开始对女孩玩这一手了?搞浪漫弄得这么大动静?这个沈琼霄还真是不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刁军催促道:“那就用软件打个车,咱都喝酒了不能开车,天儿你带上相机,我找本市烟花厂的电话,咱行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云远程安排好一切事宜,顺道去卫生间洗个手的功夫又碰上个粉丝,合影耽误了两分钟才回到包间。

    沈琼霄的餐盘里食物空空如也,人坐在那看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一些文件资料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高云并排坐在旁边,这看似明知故问的话却包含着试探的意思,想知道对方现在的情绪如何。

    “同事传过来的心理档案。”沈琼霄头也没抬,指尖滑动屏幕,淡然道:“等你高考完我也复工了,提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高云心说果然,更生气了。不过沈琼霄虽然更生气了,但明面上却控制自己平静下来,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对了琼妹,你做心理治疗的话怎么收费啊?我妈不跟你说过嘛,我心理上有病,让你给我治疗来着。”

    高云想拖延下时间,让刁军他们布置好烟花,所以没话找话硬聊。

    沈琼霄瞅瞅他:“我才疏学浅,治不了你。”手指在屏幕上连点,调出以前的微信聊天记录,那是曾经高云说她爱无能的一些话;

    ‘说我爱无能?认真的么,谁爱无能你心里不清楚……我挺可怜你的,根据我的经验推测,应该是你身边家人或朋友的情感生活都很不幸福……’

    真有保留啊?!高云暗自咧嘴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根据你的判断,我也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。”沈琼霄叹了口气:“爱莫能助了,本罗汉还指望你给我治疗一下呢,高菩萨?”

    高云抑制不住笑:“哟哟哟,翻旧账了?”搂住对方作势要亲。

    “!”沈琼霄扭过头把后脑勺冲着他:“吃完了没有?吃完就回家再看看书,再记一些语文的考点。”

    高云贼心不死,想用手扭对方的脑袋强吻,结果沈琼霄直接到墙角面壁不给机会,只能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片刻,沈琼霄又拿起手机翻看资料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高云长叹道:“爱人不亲反其仁,治人不治反其智,礼人不答反其敬——行有不得者,皆反求诸己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出自孟子,大意是;我爱别人而别人不亲近我,应反问自己的仁爱之心够不够;我管理别人而未能管理好,应反问自己的知识能力够不够;我礼貌地对待人而得不到回应,要反问自己态度够不够恭敬;任何行为得不到预期效果,都应反躬自问,好好检查自己。

    高云说此话意思也很简单了,我做的有问题,我要反省我自己,但是……你做的就没问题么?导致我们关系像师生不像情侣、互相不够了解等等问题全都是我单方面的责任么?你就不需要反省一下?

    学心理学,不是学知识原理,而是思维方式,即使是心理学研究的思维,但很多人学了表层,学了知识。

    总体而言,学心理的大概分两种层次,第一种比较浅显,一瓶不满,半瓶子咣当,学了皮毛,就用来;‘控制感情,麻醉自己。’

    另一种,比较高级,可以用孟子那最后一句话概括;‘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。’

    这一层,不是在保护层的世界里回避情结和伤痛,而是成为直面内心深渊的勇士,时刻剖析自己治愈自己。

    著名心理学家荣格曾说:“往外张望的人在做梦,向内审视的人才是清醒的。”

    沈琼霄当然处于第二层次,只是第一次恋爱医者不自医,听闻此言似被点醒,脸色渐显舒缓,将手机息屏放在饭桌上,开口道:“内省是对的,但要分情况。你知不知道,内省太多加上洞察力过强其实并不利于情侣建立亲密关系?这应该就是导致咱们俩现在关系不对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亲密关系的构成有六个要素,了解,关心,依赖,一致,信任,承诺。我建议我们先从最缺乏的了解开始,逐步自我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?”高云感觉对方起范了,沈医师的范,结果对方还真没让她失望。

    “亲密关系中构成最开始的阶段就是是自我暴露,这也是最重要的,我们要完全“无防御”地,真实地“亲密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一顿,沈琼霄加重语气道:“要fall in love, love都不算爱,要沉浸坠入,fall in,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杂念。”

    “我接下来会对你进行分析,你要更直接,告诉我你的真实感受,我们要互相向对方打开内心世界,高兴就是高兴,尴尬就是尴尬,伤心就是伤心,要直接的做出反应,以脆弱面对脆弱,脆弱相对。如果我询问“你正在想什么”,你要就自己当时所知,尽可能地回答。但也可以回答“我选择不告诉你”,好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高云托着下巴,眼神满是费解,你跟我这搞实验还是讨论学术呢?

    沈琼霄和煦地笑:“来吧,互相做一个精神分析疗法,加深一下彼此的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?”高云黑人问号脸,心说你还真要给我做心理治疗?从沈老师到沈医师的角色切换挺自然啊?

    “我先来给你做,因为咱们很熟,也就略过前两个阶段,直接给你讲你对我的投射吧,这会彻底地去你挖掘的潜意识,通过我帮助你的自我探索,了解到你背后的心理冲突,并能够修通这个心理冲突。同时促进自我的发展,”

    沈琼霄缓缓道:“我觉得高云你现在的性格和对感情的态度,和原生家庭有一定关系,主要是你青春期时期,叔叔阿姨也就是你父母的吵架和分居,将你借住在亲戚时的那段经历,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这没什么好避讳的,全中国乃至全世界,绝大部分原生家庭都多多少少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。我也是,当然我的事儿,到时候我会给你细讲的,现在还是谈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和我说说你对自己父母,也就是叔叔阿姨当初吵架分析的原因,或者详细跟我讲讲曾经借助亲戚家的那段……唔”

    高云找准机会二话不说双手固定她的头部,直接用嘴堵住,叭叭什么?敢分析我还有你什么好果汁吃么?

    沈琼霄稍有挣扎,却被高云抓住机会完全不能逃脱,半晌才被松开,但依旧被抱着,沈老师脸色微红,做深呼吸喘息着,训斥道:“你这样,我们怎么互相了解?我现在脑子一片空白,你这是在防御,试图通过控制话题,回避自己的痛苦,你这是错误的,不能解决问题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高云再吻,第二次唇舌交战后,两人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他贴在耳边轻声道:“吻你,接触并照顾你的舌头双唇以及牙齿,拥抱你的身体仿佛要将你和我融为一体,我们互相意乱情迷,这才是构建亲密关系最重要的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说的也对,fall in love,两人相处的时候要完全打开内心,脆弱相对,以真实面对真实,才能真正了解彼此,这点你我以前做的都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一起除了异性的相互吸引,最重要的是为了双赢,为了成长修行,为了更好地面对我们人生的课题,不是为了相互麻醉,彼此逃避,创造什么虚假的世外桃源。”

    高云一字一顿道:“从今往后,我会尽力做到坦诚,对你毫无保留,将自己的脆弱展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‘防御机制’对你无效了,你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看到高云这么郑重其事而深情款款地吐露心声,沈琼霄有些感动且不适应,正是‘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’

    两人其实很有缘分,从数年前,高云在网络上接触到了顶着沈琼霄照片的李霄,交谈甚欢并又倾慕之心,得知真相除了恶心之外还有对其照片本人的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又到数年后,两人阴差阳错地真正相见,在见了第一面后便双方互生好感,历经波折,算是确定关系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但是,沈琼霄总感觉两人之间隔着一层无形的东西,直到今天,彼此好像终于触到了一点对方的灵魂和思维,她如获至宝般愉悦欢喜,却又有一丝质疑此刻的真实,同时也对自己把最柔软的一面向伴侣的展开有一些不安和担心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相拥,沈琼霄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,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和感慨:“情感是最容易引发矛盾冲突的,也是最容易入心和伤心的,每次想起父母,见到身边那些情绪不断反复的情侣们,我就想还是做个旁观者,自己好好修行,智者不入爱河,可是遇见了你……我以前从没这样做过,也从未想过会有值得让我这么做的人。但如果是你……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主动吻向高云。

    像是百花撞了春风,见万物时,万物是杯弓,见你时,你是惊鸿。